• 加載中...
  • 加入收藏
手機版 掃一掃
新聞頻道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時間:2016年04月10日 信息來源:不詳 點擊: 加入收藏 】【 字體:

撰文 | 周宇 編輯 | 傅凝

話說這兩天粉絲們和政知局可以說是神同步。政知君剛想個選題,幾乎同時就有粉絲在后臺點一樣的題目,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今天這篇當然也是這樣。最近有幾個涉及少數民族高級干部的人事變動,內蒙古自治區原主席巴特爾接替王正偉,擔任國家民委主任,布小林接替巴特爾出任內蒙古自治區主席。那么,問題來了,現在還有多少少數民族高級干部?自治區里出來的少數民族同志,后來又都去哪兒了?

這些少數民族高官你認識嗎?

現在黨政軍群各部門實在不少,要逐一梳理在各領域的少數民族高官,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戰戰(renren)兢兢(zhen zhen )理出了這么一份不完全名單: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備注:西藏自治區政協主席帕巴拉·格列朗杰兼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歸入副國級統計

根據《民族區域自治法》規定,各個自治區的主席都應該由相應的民族公民擔任。不過,從列表可以看出來,像新疆、西藏這樣的自治區,除了自治區政府主席,少數民族官員還出任人大常委會主任、政協主席。此外還有巴音朝魯,雖然未在民族自治區任職,但能擔任省里主要領導,直至省委書記。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巴音朝魯(中)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縱覽新中國成立以來的高官名錄,發現中央向來重視培養少數民族干部,近幾年來用人更是不拘一格。習近平2014年在新疆調研時,對少數民族干部的培養提的要求是,“堅持把堅定維護祖國統一,在大是大非問題上立場堅定、頭腦清醒、行動堅決的優秀少數民族干部選拔到各級領導崗位上來”?!?014-2018年全國黨政領導班子建設規劃綱要》也特別提出“無知少女”:優化領導班子知識專業經歷結構(知),合理配備女干部(女)、少數民族干部(少)和非中共黨員干部(無)。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努爾-白克力

新形勢下的用人有很多新動向,如回族高官王正偉與漢族高官孫春蘭兩個副國級共同執掌統戰部;新疆自治區政府主席努爾·白克力上調國家發改委,任正部長級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此次又調巴特爾出任國家民委主任。無論是自治區內外,少數民族官員仕途空間都越來越廣闊。

升至副國級

話說回來,眾多少數民族高官是從自治區這個平臺進入上升通道的。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想說的是,自治區政府主席這個職務值得關注。

政知君梳理了近20年5個民族自治區政府主席的去向,共涉及23人。其中升至副國級的比例最高,達11人,將近一半。具體看,升至副國級主要通過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實現。其中又分為直接升遷和間接升遷兩種。從自治區主席職位離開后,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有6人,3人來自新疆,2人來自內蒙古,1任來自西藏。嚴格來說,只有3人直接從自治區政府主席升至副國級的。烏蘭夫長子布赫1983年至1993年擔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之后直接升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與之有相似經歷的是烏云其木格和司馬義 鐵力瓦爾地。烏云其木格在2000年到2003年擔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司馬義 鐵力瓦爾地在2003至2007年擔任新疆自治區政府主席。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司馬義-鐵力瓦爾地(右)

另外,向巴平措和鐵木爾 達瓦買都是卸任主席后,在本自治區其它崗位又工作一段時間才升至副國級。在2003年至2010年擔任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之后,向巴平措又擔任了3年的自治區黨委副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后才到全國人大任職。鐵木爾 達瓦買則是擔任新疆自治區政府主席8年后,又任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近11年,才從新疆調任全國人大升至副國級。人們相對熟悉一點的司馬義·艾買提履歷則更為復雜。在1979年至1985年擔任新疆自治區政府主席后,先在國家民委干了2年主任,才升至副國級,不過是在全國政協任職,同時兼任民委主任;1993年開始不再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但還任民委主任;2003年當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司馬義-艾買提(左三)

通過全國政協副主席升至副國級的民族干部也有類似的情況。阿不來提·阿不都熱西提、李兆焯和馬飚都是直接升至政協副主席。前兩位都是在2003年分別從新疆自治區政府主席和廣西自治區政府主席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馬飚則是在2013年從廣西自治區政府主席升至副國級。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白立忱(左四)

寧夏自治區政府原主席白立忱在1997年離開寧夏后,先到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任黨組書記1年后,才升至副國級。王正偉也比較特殊,他雖然是從寧夏直接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但同時還兼任民委主任。

平級退居二線

還有部分自治區政府主席沒有升至副國級,最終在全國人大或者全國政協的某個專委會主任、副主任等職務上退休。

曾經擔任過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的多吉才讓、江村羅布、列確都屬于這種情況,他們分別在1986至1990年、1990年至1998年、1998至2003年擔任自治區政府主席。他們三人也有不同:江村羅布直接從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調任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列確在卸任主席后,在西藏又干了5年,先后任西藏黨委常務副書記、自治區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2008年才擔任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多吉才讓任自治區主席后先在民政部、全國雙擁工作領導小組等地工作13年后,才調任全國人大,任民族委員會主任委員。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多吉才讓(右二)

類似的還有:1993年至1998年任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的烏力吉,卸任后直接調任全國政協任民宗委主任委員;2004年到2007年任廣西主席的陸兵,卸任后任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自治區主席們,升任副國級概率有多大?

陸兵

1998年到2007年任寧夏主席的馬啟智,卸任后也到全國人大。和之前幾位不同的是,最開始他并不是在民族委員會,而是在農業與農村委員會任副主任委員,2008年轉任民族委員會主任委員。

進京與留守

這部分大都是相對年輕、還在工作年齡范圍內的原主席們。相信局友們通過前兩部分已經看出來,不論是在中央部委還是繼續留在本區工作,都可能只是一個階段,未來去向還有待進一步觀察。新疆自治區政府原主席努爾·白克力,2014年調任國家發改委任正部長級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原主席楊晶,2008年調任國家民委兼任統戰部副部長,后又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秘書長、國家機關工委書記、國家行政學院院長等職;另外就是文章開頭說的巴特爾,調任國家民委任主任。而西藏自治區政府原主席白瑪赤林則是繼續留在西藏,2013年開始任區黨委副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

多知道點

特殊情況:落馬和殉職

成克杰1990年開始任廣西自治區政府主席,后升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但因受賄,2000年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他因此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因腐敗被判處死刑的國家領導人。另有內蒙古原主席云布龍,2000年6月在錫林郭勒盟正藍旗桑根達來蘇木境內視察工作途中,因車禍不幸殉職,當時他任內蒙古主席剛剛2年半。

文章熱詞:成人高考
上一篇:甘肅原省長劉偉平任中科院正部級副院長
下一篇:跨境電商進口政策優勢或喪失 多款化妝品不讓賣
(作者:佚名 編輯:admin)

我有話說

新文章

門文章

美女的诞生免费观看视频,干群皇太后,美女扒自己的下面